总裁研磨花核小说


  总裁研磨花核小说  深入花径被撑大到极致  禁忌的樱桃

总裁研磨花核小说

  个自称与七八名有夫之妇有过性关系的风流男子,在妻子红杏出墙后,感受到了透彻的痛苦……

  阿健心底的痛已持续了一年多。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轻松地放下一切,但他没想到,痛苦是如此透彻,时时刻刻折磨着他。

  在常人眼里看起来,阿健是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虽然是广东人,但他有着一米八几的个头。三十多岁的他成熟稳重,相信女人很容易被他吸引,实际上也是如此。阿健虽然才三十多岁,但他已经历过许多女人,他说自己曾经是个游戏人生的男人,玩过许多逢场作戏的感情游戏。在一次次的婚外情感中,他体会到了激情。一次次的婚外情感也告诉他,婚姻中忠诚原来是不堪一击的东西。

  阿健是个老深圳了,他1990年就来了深圳。与他同来的,是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小雪,小雪是阿健青梅竹马的伙伴。他们从中学就认识了,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1990年深圳还不像现在这样繁华,两人的日子也过得蛮苦的,但大家在一起很开心,可以互相关心和照顾。1993年,在经过漫长的爱情长跑之后,阿健和小雪领取了结婚证。吕小妮做了三次故事 阿健和吕小妮被严总日短文

  没结婚的时候,阿健和小雪是在同一间公司工作的,婚后,为了双方有更大的发展,也为了家庭生活更富裕,他们各自重新找了单位。阿健留在深圳,小雪则去了东莞的一间公司。

  阿健说那时候他们夫妻二人通常是一个星期或是一个月才见一面,他特别享受分居带来的自由。他开始频繁地和一些有夫之妇约会,这些女人通常已在围城中生活了许多年,与先生的感情已经淡漠,而且都有着独立的经济能力。阿健说,与她们发生婚外的感情,不必负什么责任,经济上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他不会要求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离婚与自己结婚,更没想到过自己要离开小雪。

  阿健现在开始自责。他说,因为他的介入,有许多个家庭被拆散了。可当时他并没有这样想,他觉得自己和一个有夫之妇相爱,既然相爱着是没有错的,那么对方的家庭出现变故就应与自己无关。

总裁研磨花核小说

  但是,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阿健的想法出现了根本的转变。他没有想到,小雪也有了婚外的恋情。那段时间,阿健叫小雪回深圳,可一提到回深圳,小雪的反应就很敏感。就算两人在一起,小雪对阿健和她身体上的接触也很反感。阿健觉得心底深处早就淡忘的责任感又开始升腾了,他开始明白家庭被侵犯是件多么痛楚的事情。

  阿健知道小雪和以前的一个男同学开始了紧密的联系。那位先生在小雪未结婚时就追求过她,求而未得,他对小雪应该一直是渴望着的。小雪一个人在东莞,阿健并没有真正地照顾好她,在小雪需要关怀和爱护的时候,阿健正拥着其他的女人享受激情。对小雪情感的出走,阿健开始时不能接受,他大吵大闹,但他的吵闹让小雪很反感,他越想让她留下来,她越下定了往外走的决心。阿健有时很阿Q地想——算了吧,他们之间也许不过是普通朋友式的来往,他们之间也许没发生过什么。但这些想法总是不能说服他。阿健看过小雪的拷机留言,那里经常有一些“50年不变”、“爱相随”之类的句子。阿健去上海出差归来,管理处的人员告诉他,小雪晚上很晚被一个开着白色丰田车的男士送回家,而那辆车第二天早晨才离开……吕小妮做了三次故事 阿健和吕小妮被严总日短文

  从大吵大闹到平心静气,阿健作的一切努力都是想挽留小雪出走的步伐。他也曾自责过,既然自己做过那么多对不起小雪的事,为什么小雪犯过一次错就不能原谅呢?他尽力表现出自己不是很在乎这件事情。他和小雪一起去健身会,两人亲热地搂抱着,在外人眼里,这是一对多么恩爱的夫妻。可阿健的心底里总有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他自己很害怕——自己现在不在乎小雪的情感过失,可是5年或者10年后,当小雪已经不再美丽的时候,如果这件事再被翻出来……他不知道他将会做什么,而小雪又将怎么办。

总裁研磨花核小说

  促使阿健下决心打通情感热线电话的是小雪近期的态度。小雪现在已经很平静了,她很少提及那个人,时常自己呆在家里。那天,阿健在家中看电视,小雪在听CD,是那首林忆莲的“至少还有你”,听着这首歌,小雪的脸上充满着哀伤。阿健知道,小雪的心并没有真正的回来。

  阿健说自己最伤感的就是这点。男人婚外出轨,更多是性的需要;女人则不同,她们通常先付出的是感情。但是可悲的是,有的女人所认为的爱是男人精心“制作”出来的,阿健说自己是这方面的老手。对和自己有过关系的那些已婚女人,他通常总是不停地说“我爱你”,这句话对多优秀的女人都是有杀伤力的。除了表达爱意,有些男人还用体贴做幌子,让女人感觉到自己面对的这个男人是多么地在乎自己……

  阿健说他会尽最大的努力挽回小雪的心,保持家庭的完整性。如果家庭破裂,最终受伤害的是小雪、孩子和双方的家人,他希望小雪能看到这一点。他也想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其他人,婚姻中忠诚很重要,责任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