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战斗 她把瓷碗砸向婆婆


  记忆中,婆媳俩总是处于战斗之中,最可怕的一次,她居然把一只陶瓷的碗狠狠地砸向婆婆。婆婆惊慌地抱住头,颠着裹着的小脚,哭叫着往邻居家逃去。

  她是个美丽的女人。二十岁时嫁给了我的一位远房叔叔,她在叔叔包容的爱里完成了一朵花的绽放。可是刚露出笑脸的花,却迅速地枯萎了。

  没多久,她就凄楚地发现,安分守己的叔叔与热情奔放的她,是那么地格格不入。她看不惯叔叔的唯唯诺诺,不甘心一辈子过那种闻不到男人气息的日子。叔叔是个男人,可他拘泥的性格把他的男人气遮得一点不剩。这样的男人她是爱不起来的。她越来越不满叔叔的平和,常常无缘无故地制造事端。高大木讷的叔叔总是选择沉默,这越加激起了她的愤怒。要是在她无理取闹时叔叔能稍作一下反抗,她会好受些,可叔叔偏是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让她浑身上下堵得慌。叔叔就像那根晒蔫了的萝卜条,挤不出一点汁水。她只好把气撒在年迈的婆婆身上。

  从此,她那张扭曲狰狞的脸出现在了我的恶梦里。

  尽管如此,叔叔还是逆来顺受,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个家庭。他受不了一个家的支离破碎,不想让两个孩子在一个分崩离析的家庭里成长。她依旧不断地生气,不断地掀起战争。叔叔诚惶诚恐地过着每一天,如履薄冰。

  这样的日子坚持了很久,一直到两个孩子长大成人。

  两人终于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她哭,他也哭。她捂着脸,抽泣着,哭自己无爱的青春年华。其实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真的不合适,她这样说。叔叔点了点头,一如往常样缺乏主见。

  “好。”也是第一次,他答得这样干脆,想来这么多年的折腾,他对自己的婚姻彻底绝了望。她抬起头,有点陌生地望望这个做了多年丈夫的老实男人。

  没有一点曲折,两人离了婚。离婚后,她如愿以偿地嫁到了城里。那男人已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有了能干的她,简直是如虎添翼,日子过得红红火火。那日在街上遇见她,我差点认不出她了。五十多岁的人,居然丰乳肥臀,一脸的意气风发。她扯着我的手,亲亲热热地问起婆婆,直说以前真是对不起自家婆婆,不该把婆婆拖进自己的痛苦之中。还问起了叔叔。我不该嫁给他啊,她喃喃自语着。

  我对她说,叔叔也过得很好,最近刚结了婚,对方是位老师。新婶子是位安安静静的女人,跟安贫乐道的叔叔倒是情投意合,至少,他们彼此是欣赏的。她很欣慰地笑了。她要我对叔叔说,希望他幸福。

  其实,她不是一位坏心肠的女人。就算跟婆婆发生过那么严重的冲突,后来婆婆还是替她说了话:我那媳妇啊,心倒是善,有什么吃的,总留给我,四季新衣也从来不缺,只是脾气暴了点,跟我儿子没缘分。说完,瘪了瘪嘴,不住地摇头叹息。

  有道是:婚前受累好过婚后受苦。我想,假如她和叔叔婚前能多花点心思彼此了解,也许就不会有这一幕婚姻悲剧了。什么脚适合什么鞋子,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