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交房租 我用床技回报女房东


  崔皓手里紧紧攥着抄来的地址与电话,已经联系了房东却迟迟不见人影。闷热的天气,他早就汗流浃背了。甚至开始简单的抱怨,那个没有时间观念、没有诚信可言的女人。是的,女人。电话中,崔皓听到了沉重的喘息声音。他有点脸红,对方一定在床上进行体力劳动。没办法,他急于找到可以马上入住的居所。这里,合适。

  每次电梯上来,崔皓都希望停留在十二楼。这样,意味着房东终于出现了。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方始终不见身影。他心里几乎骂道:“奸夫淫妇,该结束了吧?”如此这般,红蕊来到了他的面前。“对不起,让你久等。”“没事,房租便宜点就可以啦。”崔皓有点迷糊:这不是《红白玫瑰》中的红玫瑰吗?太像了。

  她的身材姣好,样貌自然也丑不到哪里去。否则,也不会找到包养她的男人。她的身体,明显地遭遇到狂风暴雨的残酷侵袭。脖子上种下了点点草莓,吻痕的明显实在让人不堪目睹。低胸的绿色丝裙,能够看到雪白肌肤上那不和谐的整片绯红。裸露在外的腿部,还有这块、那块的淤青。刚被糟蹋过的她,连笑容都写满了疲倦。

  谈好了价钱,崔皓拿到了房门钥匙。红蕊提出:以后的房租存入银行,她没有时间每个月过来收租。崔皓心里有些怅然:他倒希望能够常和红蕊接触的,他总觉得两人之间或许会发生什么——可惜又说不上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于是,那天崔皓找到了机会。他电话给红蕊,理由是下水道堵塞。请房东过来,看看如何处理。

  这次,红蕊很快出现了。她也分析不出什么缘故,决定第二天找师傅解决问题。红蕊刚想走开,崔皓说:“这个月的房租,我一并给你吧。省得你跑来跑去的,费事。”

  在手指与手指接触的瞬间,崔皓趁机将红蕊搂进怀里。她放弃挣扎——反正她的身体不是交给这个男人,就是交个那个男人。崔皓,有着她所迷恋的年轻朝气。

  红蕊根本不差钱,她在这座繁华都市里有三处物业。高中毕业之后,她一直过着被男人包养的生活。红蕊讨厌那些老男人的地中海、啤酒肚,一圈圈不知道该塞往哪里的赘肉。可是她需要奉承,假装万分的投入。

  遇见崔皓,她才重新享受到性爱的乐趣。一有机会,她就去和崔皓呆一起。反正那个老男人,一星期才过来一次。

  在手指与手指接触的瞬间,崔皓趁机将红蕊搂进怀里。她放弃挣扎——反正她的身体不是交给这个男人,就是交个那个男人。崔皓,有着她所迷恋的年轻朝气。

  红蕊根本不差钱,她在这座繁华都市里有三处物业。高中毕业之后,她一直过着被男人包养的生活。红蕊讨厌那些老男人的地中海、啤酒肚,一圈圈不知道该塞往哪里的赘肉。可是她需要奉承,假装万分的投入。

  遇见崔皓,她才重新享受到性爱的乐趣。一有机会,她就去和崔皓呆一起。反正那个老男人,一星期才过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