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女房东挤奶 诱我交出处男身


  从搬到这个独院的那一天,我就注意到这家房子的女主人的不简单,一个35岁的大姐姐,她对我特别的好。而我也嘴甜,一口一个姐姐喊得她自然而然心里舒服,不仅压低了房子的价位,而且还让我免费用了她家的卫浴。这样,每天下班,我就可以痛快的洗去一身的疲惫,同时美美的睡上一觉,第二天,精力充沛的再次投入到工作中。

  看着她忙前忙后,觉得不好意思,晚上八点,我故意炫耀自己的厨艺,要留她一起吃顿便饭,她也不推辞,估计也累坏了吧,就横着一条腿躺在沙发上,笑嘻嘻的说,今天尝尝小老弟的手艺,可不要让我这个大姐姐大失所望啊。

  我拍着胸脯说,你就放一万个心吧,肯定色香味俱全。她把用刀子削过的苹果皮,长长的一圈丢过来,我嘴刚好含住,猴皮的说,这个有营养我喜欢。看到我吃的津津有味,她迟疑的盯着我看,我就为她解说,可不要小看这果皮,它可是富含丰富的抗氧化成分及生物活性物质,吃苹果皮对健康有益,还能美容养颜,抑制皮肤中黑色素的产生。她被我唬的一愣一愣的,然后撒起娇来,那你的意思是你喜欢吃苹果皮?我点了点头。谁想到,在这以后,她竟然专门为我收集大量的苹果皮,直到我心满意足的吃下,她才兴高采烈的下楼去。

  她酒量不好,哪怕就是普通的啤酒,她也只是喝了半杯,就摆着手说,不行了,不行了,再喝就醉了。

  或许是她真的饿了吧,那晚的菜明显有的过咸,有的太甜,可是她却吃得大呼过瘾,我自己口味比较刁,只是象征性的挑几块头放在嘴里做做样子而已。等她走好,我买了一包榨菜,要不是恐怕我要饿肚子了。

  由于自己是独自在外,很多事情拿不定注意不知道要如何处理的,我都会找她倾诉的。她的老公在政府部门上班,每天忙得不着家,所以大多时候,她就是坐在电脑面前跳劲舞,看到我,她头转过来,甜甜的一笑,喝些什么,是果汁还是酸奶?我说,白开水吧。在她去为我倒水的空档,我来到了她的电脑跟前,令我大为惊讶的是她竟然在看毛片儿,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当我正要关闭时,她就站在我身后,尴尬的笑。

  她摁了电脑的电源,可是我却开始心不在焉,我是个传统的男孩,虽然今年已经25岁,但我依然是清洁之身,不是没有女孩投怀送抱,而是我认为你给一个女孩从上床的那一刻,意味的不仅是身体的交付,而是一种责任,如果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那你就错了,所以我从不轻易答应给女孩那个。

  她问我,像你这样的年纪,难道……?

  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我的脸立刻臊红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意识到我的窘态,她便不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笑,笑的我“毛骨悚然”,更多的是莫名其妙,最终我找了个理由落荒而逃。

  以后,每次当我下班,她都会准时守候在我路过的走廊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闲聊,甚至她还说要给我介绍个女孩。我笑笑,谢谢啦。她拍着我的肩膀说,跟姐还这么客气,你这是玩的那一套。我赶紧丢开她的手,我还有事儿,对了,我要洗我的工作服。她的手很软,接触到我皮肤的那一刻,暧昧的气息逐渐加浓,我怕自己下一秒,身体的某个部位会出糗。

  她听到这个,立刻窜到我前面,提前赶到我的卧室里,拎着一个沾满泥巴的裤管说,这男人啊就是不能没有女人,你这叫啥样子。说罢,竟然翻起我枕头底下,那可是私密处,藏着我的内裤和臭袜子,假如让她发现,那还得了。可在我前去阻止的时候,她已经悉数拿起自顾自的走到了水龙头边,埋首认真的搓洗起来。

  我想,我真的是多虑了,大姐纯粹是个热心肠,是我想歪了。

  往那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更加的亲密起来,她也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给我看了她以前的照片,青涩的,成熟的,妩媚的,艺术的,生活的,写真的,每当我盯着照片上的女子出神时,她就会问,姐,漂不漂亮?我扭头,刚好闻到她口中的热气,和性感的水果唇彩味。我承认,我有点意乱神迷了,所以我会自动往旁边移开一些。没想到,我这个细微的动作被她捉到,她很是不开心,但是她也没说什么。

  尔后的半年里,她从来没把我当做外人,甚至连她背着老公和另外一个男人在家里搞野战时都是我在放哨。她说,自己这样做,是出于报复,因为她发现老公和不下三个女子去宾馆开房,她请了私家侦探,偷拍的照片让她很崩溃。这样做,大家刚好就扯平,说这话时,我发现其实她也蛮可怜的,一个女人用一种近乎变态的方式在寻求着婚姻的平衡,在这场拉锯战里彼此都是伤者。

  她买了很多内衣,更严肃的说是她有内衣癖。当她给我打开床底的箱子时,我震惊了,当她要提出让我为她把关挑选一件时尚前卫的内衣时,我吞吞吐吐拿不定主意。后来,是她硬逼我的,当她穿到第十件时,我压抑已久的情绪彻底爆发,我笨拙的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其实,我知道,这是她蓄谋已久的诱惑,从我搬进来的那一刻,她故意挤出的美胸和乳沟就早已让我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失控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她更是看中了我的单纯和这个年代被鄙视的“处男身”,做出这样的结论或许我错了,或许我们之间真的存在一种叫做“一见钟情”的东西,这就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