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人生 > 第一财富 > 病痛 >                     ┆饮食人群病痛心理方子资讯性福

错爱迷情,我竟爱上母亲的同窗好友


    当我和女友携手踏上深圳这块土地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2001年7月中旬的一天,怀揣大学毕业证书和一摞大学期间获奖证书的我,来不及回乡跟家人辞行,便说服女友和我一起跳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我,决心在这里淘出我职业生涯的第一桶金。

    然而,第一桶金还没淘到,我便跟女友闹翻了天。在这里,我很快就有了一份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的工作。我铆足了劲投入到公司的广告策划及相关业务中,以期尽早实现自己独立门户的愿望。工作上的高节奏和高压力,以及因此带来的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疲惫,使得我对女友的关心、呵护骤减。从小到大养尊处优惯了的女友,在无休止的抱怨中,和我勉强度过了最初的两个月。当2001年的冬天来临时,女友留下一封绝情信离开了。

    我对女友的任性又气又急。从大学相恋开始,为了照顾她的脾气,我耐着性子哄她开心,忍受着她那一次次的小脾气发作,我多么希望有一天她能变得温柔体贴呀。可她说走就走了。

    此后,在深圳我又接触过几位女孩。说实话,我并不太看重对方的长相、气质、收入,我只要求她能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更重要的,是要温柔体贴。在我念初一时,母亲遭遇车祸突然离开了我。骤失母爱,成了我永远的痛。现实中,很多女孩子不是太任性就是太娇气,要其通情达理已很难,更遑论温柔体贴,这让我深深地感到失望。一年多下来,我竟未能与其中任何一位建立哪怕是时间稍长一点的恋爱关系。夜深人静时,我常常凭借与母亲相处时的点滴回忆慰藉孤独的心灵。

    恋爱虽不顺利,我的工作进展却日新月异。凭着扎实的理论功底和极高的悟性,我做出了几个成功的策划,获得了一笔可观的奖金,如愿以偿地获得了我所想要的第一桶金,信心也随之大增。

    2002年10月,我辞职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深达策划中心。在公司营运初期聘用的五名员工中,来自湖北的何丽深得我的赏识。何丽虽然只是一个成人高校的大专生,并无突出的教育背景,但她思维敏捷,剖析问题鞭辟入里,在很多方面,我与她常常有着“英雄所见略同”的共鸣。在何丽的鼎力帮助下,深达策划中心创办第一个月,营业额即达到10万元,令我欣喜若狂。也正是在这种默契的配合下,我与何丽的感情与日俱增。当2003年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与何丽俨然是一对恋人了。

    然而,由于我太过自信,拒不接受何丽的劝告,2003年4月至7月,接连导致几个决策失误,不但使我失去了三位重要的客户,还因为没能按时完成一桩合同,不得不支付一大笔违约金,开业至今创下的一点积累全部赔进去还不够。深达策划中心创办以来的良好发展势头突然受阻,我遭遇了创业以来的最困难局面。

就在我举步维艰之时,我接到了法庭的传票——我原先所在的广告公司告我运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挤占原本属于他们的市场。我知道,他们所说的基本属实,我的结局将只有一个——孔夫子搬家,全输(书)。这意味着我不但要付出一笔数额不小的赔偿金,甚至还有可能被迫关门歇业。

    2003年9月,不堪重负的我病倒了,不得不住进医院接受治疗。

    在我南下深圳前,父亲曾给我一个名叫周绮的人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我有困难,可打电话请她支援。周绮是我母亲的大学同窗好友。从不肯求人的我,面对几乎四面楚歌的窘境,不得不向困难低头。我打通了周绮的电话。周绮在电话里了解我的情况后,答应立即过来看我,还怪我为什么不早点找她。周绮那甜美、亲切的声音让我倍感温暖。

    那天下午,出现在病房里的周绮让我大吃一惊。既然跟我母亲是大学同学,年龄自然应该跟我母亲差不多,可她看上去非常年轻。穿着时尚靓丽却又大方得体,白皙的皮肤发出红润的光泽,身材有如年轻女孩般挺拔,举手投足,无不呈现一个成熟女性的魅力。她坐到我的床前,抚摸我那瘦削的脸,帮我梳理乱蓬蓬的头发,眼里流露出的关切之意温暖了我的心。我挣扎着坐起来向她表示谢意,她按着我不让我起来。我无意中抓到了她的手——温暖而又柔软,顿时,触电般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我的脸刷地红了,心跳加快。幸好,周绮没有觉察到我的表情变化。

   “涛子,你安心养病吧,你的官司我会帮你协调处理的。”周绮临走前说。我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我发现她的眼睛真的很美——没有染上一丝岁月的尘埃,有如清泉般明亮、清澈。

   “谢谢周——姨。”说“周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有些不情愿。那一刻,我知道我应该说“周姨”,可我内心多么希望她不是什么长辈呀,若她只是我的姐姐多好。

    我净瞎想些啥呀?我为自己的失态而不安、自责。跟何丽相恋也有好几个月了,可跟她在一起从没有过让我心动的感觉。周绮走后,我脑子里久久地回放着她在病房里的一幕幕情景。这是那天下午我最惬意的一段时光。

    此后近半个月时间里,周绮每天都来看我,或是给我煨了排骨汤带来,或是带些新鲜的水果来,或是坐在我床边给我讲她自己的故事及她听到的故事。每次看到周绮微笑着跨进我的病房,我总会莫名其妙地感到不自在,总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对周绮的那种感觉,分明是一个“爱”字,可我不敢想,不敢说。我为这种让我心动的感觉而欣喜,也为这种感觉而不安……

    在我住院期间一直陪伴着我的何丽看出我的异常。那天晚上,周绮来看我,告诉我,我原先待过的那家广告公司撤诉了。我兴奋异常,专注地听着周绮说话,并和她探讨深达策划中心如何重振旗鼓,将何丽搁在一边半天也不曾答理她。周绮走后,何丽冷冷地问我:“撇开周绮的身份不谈,你是不是认为她比我更让你留恋?”我的心思被她看穿,可嘴上却不肯承认,恼怒地说:“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那晚,爆发了我与何丽恋爱以来最激烈的争吵。第二天,何丽说要离开深达策划中心。我也无意挽留,随她算了。我发觉,自己并不是真的爱何丽,曾有的相恋感觉也许只是意气相投摩擦出的短暂火花罢了。

    出院后不久,我宴请周绮,表示谢意。我频频向周绮敬酒,几杯红酒下肚,我发觉周绮已有些微醺了,她的样子真的很美。犹豫了好久后,我突然站起来,紧张得有点语无伦次地对周绮说:“你待我真好,我……我……我……”周绮看到我的神情,肯定是觉得有些滑稽,她哈哈大笑着说:“瞧你支支吾吾的,真是个长不大的男孩!有话就讲吧。”

   “周姨,我……我——爱——你!”我仿佛受到了鼓励,鼓起勇气,直视周绮,一字一顿地说。

    空气刹那间紧张起来。周绮显得非常吃惊,并有几分怒意。她显然生气了:“涛子,你怎么会这样想?你要知道,我可是跟你母亲一样年龄的人——我是你的周姨呀!你母亲跟我情同姐妹,我自然把她的孩子当自己孩子看待、疼惜。你有困难,我当然要尽力帮忙。你竟然把这当做我对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那晚,我独自在深南大道久久徘徊。地上宽大的树叶随风卷起,狠狠地砸在我的脸上,我的大脑一下子变得很清醒。我对周绮真的是爱吗?为什么在她看来却是那么的荒唐和不可思议?我该如何面对自己这种感情需求呢?

    医生点评:弗洛伊德认为,每个人在性心理的发展过程中,其性要求要在亲近的异性家长那里得到满足。这种随着人的生理逐步成熟而产生的心理需求,被称为“恋父情结”或“恋母情结”。虽然这一学说有其局限性,但不可否认,“恋父情结”或“恋母情结”,有着一定的社会基础和合理成分。

    在本文里,涛子的故事显然有着“恋母情结”的烙印。因为他“骤失母爱”,便在恋爱中强烈地要求对方“能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更重要的,是要温柔体贴”,——他在潜意识中,已经流露出渴望在恋爱对象身上补偿失去母爱的心理。正是这种潜意识的补偿心理,直接导致他数次恋爱的失败——涛子逐渐将自己渴求的母爱渗透到两性之爱中了。而且,随着每一次恋爱失败,他这种补偿需求就越强烈。当周绮出现时,立即引燃了涛子那强烈的“恋母情结”——周绮身上同时拥有了他对恋人的标准和渴求的母爱,于是,涛子便不由自主地陷入了这种“错爱”。

    其实,无论多么坚强的男人,在他的内心深处,都渴望异性的温柔呵护。对于年少时失去母爱的涛子,“错爱”情感发生的概率往往会比常人高。然而,在本质上,涛子的“错爱”并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罪过,他也不是什么思想肮脏的坏人。所以,只要涛子能重新审视自己的情爱观,重塑自己的坚强性格,接受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一定会找到属于他自己的那份真爱;同时,社会也要以宽容的心态对待涛子一时的“错爱”,鼓励、帮助他及像他这样的人,尽早走出“错爱”迷途。(点评者:天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