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人生 > 第一财富 > 心理 >                     ┆饮食人群病痛心理用药资讯性福

[青春期]不该凋谢的青春——从花季少女到网络骗子


漂亮女生:把自己交给“梦”

  俞迦出生在河南省焦作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生活的穷困,使得父母在她身上倾注了过多的希冀与心血。然而事与愿违,初中毕业后,俞迦只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这让望女成凤的父母非常失望。长期的填鸭式教育,让俞迦产生了厌学情绪。高一下半年,在同学的带动下,俞迦开始出入迪厅、溜冰场。随着出入次数的增多,俞迦的心变得越来越野,逃学成了她的“家常便饭”。父母发觉后,先是苦口婆心地规劝,继而责怪打骂,严加看管。开始,她还有所收敛,时间长了,就变着法儿与父母捉迷藏。伤心透顶的家长,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希望她能混个高中文凭就谢天谢地了。

  2001年8月的一天夜里,俞迦又逃学溜到市内一家迪厅尽兴。闪烁的灯光下,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的男生,随着快节奏的旋律忘情地扭动着身体,在俞迦眼里,他的舞姿简直是酷毙了。就这样他俩相识了。

  这名男生叫艾都,和俞迦同龄,原先是她邻校的学生,一年前因不堪校园生活之苦,辍学在社会上混。接触中,俞迦觉得艾都很有点“哥们气”,特别会玩,对人挺够意思的,很有耐心宽容她的任性,慢慢地就对他有了一种依恋。

  当月的一天夜里,艾都带着俞迦在溜冰场猛疯了半夜之后,就去小摊上吃夜宵。或许是兴奋,他们都喝了不少啤酒,借着酒性,两个躁动的青年开始不安分起来。艾都不动声色地领着俞迦,到一家小旅社开了房间。那晚,他俩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打那以后,俞迦常常从学校里溜出来,废寝忘食傍着艾都逛商场、泡迪厅、轧马路、看电影、闲话聊天。两人为了长相厮守,商量来商量去,索性在郊区租了间民房,像模像样地过起了“日子”。俞迦怕爸妈问罪,就向家里谎称学业紧,住校更方便些,就这样轻而易举瞒过了家人。

  2001年9月,俞迦的父母给了她1000元钱做学费。两人拿到钱后,没有多想,就到一家高荡蔚姆沟昊踊袅艘欢伲幼庞纸坛√粞×肆教卓梢獾拿品啊5鹊娇В掷锝鍪O录甘耍馐保徨炔藕ε缕鹄础K巧塘苛苏灰梗灰а浪餍月髯偶依锊簧涎Я恕?p>   在无所事事的日子里,百无聊赖的俞迦渐渐迷上了网上聊天。

  她取了一个“驿路梨花”的网名进入聊天室。那里热烈得有些混乱的气氛让她倍感新鲜刺激。结识“忍者龟”极其偶然。9月下旬的一天夜里,她在网上发现了这个怪名,觉得挺逗的,就把眼光投向了他。俞迦主动上前招呼:“喂,老兄,怎么犹抱琵琶半遮面?”他说:“别来惹我,我不是你感兴趣的人。”俞迦大跌眼镜,咦,居然有人这么对美眉说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想一棒子把人打走。她心不甘:“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我感兴趣的人?溺水三千就全在你一瓢了!”“驿路梨花”和“忍者龟”你一言我一语,斗嘴打闹。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也成了最谈得来的朋友。

  其实,“忍者龟”的真名叫胡查,今年19岁,刚从学校走向社会,一时还没有找到工作。他父亲是一名商人,家里不愁吃不愁穿,也就没心为他的生计着急,由他在家里闲着。听说现在上网很时髦,他就有事没事地整日泡在网吧,在上面找乐子。

  自从结识了“驿路梨花”,胡查简直把网吧当做了自己的家。一有“驿路梨花”的彩色头像出现,他就主动出击,眨着眼睛给她编故事,当然是最容易赢得眼泪的爱情悲剧。他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虚拟游戏,于是像煞有介事,想方设法哪天击中她的太阳穴。

  他们像模像样地谈情说爱,最终忍不住找理由想见上一面。10月2日晚,两人约定,在市一马路交叉口不见不散。

  俞迦姣好的容颜,修长的身段,惊得初次相见的胡查眼前一亮。胡查主动和她散步、交流,累了就坐到偏僻处小憩。倘若网上的胡查是闹着玩的话,真正面对俞迦时,他确实是动了真心。他害怕爱情会从身边溜走,就急切地向她表白自身的优势,炫耀家境的殷实,偶尔还把带在身上的摩托罗拉手机拿出来显露一番。无人处,胡查竟情不自禁地搂住了俞迦,想送去一个热吻,却被她巧妙地躲开了。就在他词不达意地解释时,俞迦的BP机响了。看完机上的留言,她慌忙收拾了一下就走了。

  传呼是艾都打来的,他急着把俞迦喊回,是因为最近手头紧,房东又急着催要租金,心中没个辙。听完俞迦对胡查的描述,特别是听说那小子很有钱以后,艾都紧锁的双眉渐渐舒展开来。

穷困男女:强索“爱情买单”

  胡查和俞迦分手回到家,后悔不迭,直怨自己心急没吃成“热豆腐”,让到手的美眉飞走了。正当他烦恼不已时,俞迦打来了电话。电话中,俞迦就那晚自己突然离开一事温柔地说了一番道歉话,喜得胡查声音差点没变调。结束通话时,两人又约定晚上在体育馆门前见面。

  和第一次见面有所不同的是,俞迦变得心不在焉,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胡查问她,她欲言又止,问急了,她才道出原委。俞迦告诉他,那晚的传呼是妈妈打来的。父亲生病住了院,需要一大笔费用。家里条件不是很好。说罢,竟伤心地啜泣起来。停了一会儿,俞迦强颜欢笑看了一眼胡查,低低地说:“其实我本不该讲这些的。我们刚刚认识,谈这事徒生烦恼。”

  也不知是激起了哪根神经,胡查一下热血上涌,十分豪气地安慰俞迦:“别怕,我从家里拿些钱来给你缓缓急。”听了此话,俞迦显得很不安:“不行不行,哪能收你的钱?”胡查露出特别生气的样子:“迦,是朋友,就让我管一回吧!”那晚,他们再谈起别的话题,就轻松多了。

  胡查果不食言,只隔了一天,就不知用什么方法从家里取出了4000元钱。艾都和俞迦拿着轻易得手的票子,兴奋得手舞足蹈。两人还了欠债就逛商场、进饭店,潇潇洒洒着实风光快活了几天。

  2001年10月29日那天,俞迦又约胡查到市公园“谈心”。不过这一次,根据艾都和鲍风等哥儿们的计谋,要来个“快刀斩乱麻”。

  或许此次约会特别,俞迦坐在胡查身边,心里跳得厉害,呼吸急促。不知底里的胡查,误以为她害羞,就说些轻松的话题以打破尴尬。就在两人轻言慢语时,忽然,俞迦的传呼机响了。她朝胡查微笑了一下,极自然地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起身走向一旁。显然,她要说的话不想让胡查听到。胡查也很知趣,没再追问什么。俞迦时不时紧张地看一眼不远处的胡查,哼哼哈哈有点神神秘秘。一会儿,俞迦又走了过来,温柔地说:“这里路灯太亮了,没有气氛,咱们换个环境吧!”言毕,极热情地拉着胡查的手,来到公园湖边的土山上,在一片树林深处坐下,继续着两人的甜蜜。

  两人谈情的地方相当偏僻,四周静悄悄的,只听到风儿在响。忽然,黑暗中响起一声断喝:“喂,你们在干什么?”紧接着两条黑影从天而降,不由分说,粗暴地扯起了不知所措的胡查。不用问,这两条黑影是艾都和他的“铁哥们”鲍风。黑暗中,艾都怒火万丈:“好大的胆子,竟敢勾引我的女朋友!”醒悟过来的胡查刚想分辩什么,却见俞迦已站到对方身边,低着头小声地哭泣,很委屈很痛苦的样子。

  胡查还没张口就猛遭一阵拳脚。撕扯扭打中,他的衣服被扯烂了,头也破了。等他跪地求饶,对方才骂骂咧咧停住了手。最后,非让他拿出5000元“青春损失费”才肯罢休。为了不吃眼前亏,胡查答应10日内悉数奉送。出了恶气后,艾都还不肯罢休,又抢走了胡查身上的200元现金和那部手机,然后挽着俞迦匆匆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惊魂未定的胡查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家,不得已把详细情况告诉了家人。亲朋好友迅速向警方报了案。

  谁知,胡查只知道“驿路梨花”的网名,其真实身份、家庭住址等一无所知。为查到俞迦所在位置,警方动用高科技手段,在网络上“守株待兔”。终于,在俞迦再一次上网的时候,被警方查到IP所在地址。至此,俞迦、艾都、鲍风想赚大钱的“美梦”破灭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值得一提的是,艾都、俞迦、鲍风三人因敲诈勒索、抢劫罪被捕后,忙于生计的俞迦父母才得知女儿早已逃学。而身遭羁押的俞迦,因和艾都同居期间身怀有孕而被取保候审,面临一种尴尬难堪的两难选择。(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编 后

  俞迦从花季少女到网络骗子,除了她自身的因素外,也给人们留下了思索的空间:如果忙于生计的父母能及早发现女儿的逃学,如果学校的老师能及时与家长沟通,如果房东不是见怪不怪,多一点儿责任心,如果……遗憾的是,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