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人生 > 第一财富 > 心理 >                     ┆饮食人群病痛心理用药资讯性福

[青春期]又涩又苦的青苹果


  你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人,我请你把我的故事写出来。但有三个没有商量余地的条件:第一,不能用真姓名和真校名,因为我还要继续读书;第二,照片我有很多,但我既不提供也不允许你拍,因为我还要在这个世上生活;第三,你要绝对保密,除了你以外,我坚决拒绝任何第二个人的询问和采访。我跟你诉说我的初恋,只是想告诉天下所有的中学生,千万不要做那些傻事。

  我的家乡在福建惠安,父母在湖北黄冈做生意,我随他们一起,在黄冈长大、读书。

  高一下学期,班上从广西转来了一个插班生,叫刘阳,男的,长得英俊高大,留过一次级,比我大一岁。他说他只是慕名到黄冈来借读,因为我们这里的教学质量相对要高一些,而广西的分数线又低一些,所以学籍没有转来,仍留在广西那边。

  从第一眼看他进教室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但我在下意识地逃避他。可是不到一个月,我就发现他时时刻刻在关注我,没事找事跟我说话,平时经常写字条,休假时还不时给我打电话,后来我们相爱了。

  高二的上学期,刘阳经常在放学后陪我回家,陪我一起坐公共汽车。车子过了我的家,我们谁也不下车,一直坐到终点站才下车,他再陪我从终点站边走边聊,直到将我送回家。等我进了家门,他再坐公共汽车回他的家。中学生谈恋爱不像成年人可以大大方方地谈,只能用这种逛马路的方式表达各自的恋情。几个月的马路恋,我们越陷越深。我相信他是真心爱我的,要不然,他不会这样兴致勃勃地与我漫步谈天。

  有一次是星期天,刘阳说他父母经常到外县市去招揽业务,约我去他家玩玩,我很单纯地答应了。那天,我们有了长大以来的第一次亲吻,刘阳还想有进一步的动作,被我连“NO”带推阻止住了。

  好多人都以为现在的高中生思想新潮前卫,对那方面也很随便,其实并非如此。我其实是个观念很传统的女孩,总觉得在结婚之前,不应该有那种关系。但刘阳并不是这么想,他觉得两个人感情好,有些激动的要求并不过分,不过他还是向我表示了歉意,要我原谅他。

  在高二下学期的一个星期天,真的发生了那种事。

  我万万没有想到,初尝禁果竟给我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了那么多的苦恼。刚上高中时,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一直在前30名上下浮动。到了高二,课程本来就在不断增加,难度也越来越大,再加上我又在谈恋爱,后来又为那件恼人的事而寝食不安,哪有心思在课堂上认真学习,更谈不上刻苦用功了。我们两个人也曾互相发誓,为了考上大学,一定要共同努力,决不能让恋爱影响了学业。但我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有时到他家去一起做功课,结果刚看一会儿书,他就忍不住要拥抱我,我有时也是这样。就这样,我俩的成绩越来越差,却无力自拔。

  高二下学期快要放暑假的时候,我的例假突然停了,还时常有些呕吐。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刘阳,两个人都吓坏了。我不敢上医院检查,刘阳在一间间药店门口徘徊,有时刚进店门,人家一问他又跑了出来。最后他花钱叫一个陌生人,从路旁个体门诊那里买来了一包试孕纸,回家一连试了几次,真怀孕了!天哪!我才17岁,还是一个中学生。我感觉天要塌下来了,哭着对刘阳说:“我不想活了,我想死。”刘阳也急得哭了。

  其实他比我还怕还急,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学校放暑假后,他乘长途车去了一个边远山区的乡镇卫生院,打听堕胎的事,并跟医生约定了时间。

  那天我们俩分别跟父母说,几个同学相约去郊游。于是一大早,我俩就乘车去了那家乡镇卫生院。来到妇产科,我害怕极了。医生说不要怕,吃点药,几个小时之后胎儿就会流出来。我坐在那里等啊等,刘阳陪着我,一直等到下午两点钟,还是毫无反应。医生说只好吸宫。妇产科的里间,有个女人在痛苦地叫喊着,那声音好恐馈U馊梦腋雍ε拢粤跹羲担骸叭梦胰ニ腊桑 ?p>   在刘阳的劝阻下,我还是上了手术台。医生刚动手,我就觉得自己像那个小生命一样,就这样完蛋了。我的内心充满了对父母的愧疚,他们一直把我当个好女孩,对我寄予了很大希望,从来没有给我太大的压力,让我自由自在地生活,可我竟躲着他们做了这样见不得人的丑事。迷迷糊糊中,只听医生说“好了,没事了”。吸宫很顺利,虽然很痛,但我庆幸自己没有死。临走前,刘阳给了那个医生300元钱,医生说不要那么多,刘阳说:“拿着,你自己去结账,别到处乱说就行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我没有怨刘阳,爱一个人,付出再多都心甘情愿,我们只是害怕。自那以后,我们曾不止一次地幻想未来的家庭生活,山盟海誓,非他不嫁,非我不娶。

  高三上学期的第一个月考考完后,我和刘阳的成绩进入了倒数30名的行列。刘阳的父母把他狠狠地教训了几次,并让刘阳转告我不许他再跟我来往,更不许我到他家去玩。那段时间,我真的好脆弱,当刘阳向我提出分手时,我再次想到了死。我这样爱他,他却说他不再有爱的感觉。我接受不了,当着他的面,服过安眠药,还往长江岸边跑过,但都被刘阳拦住了。他害怕了,愿意收回他的话,继续和我好。但他说一套做一套,很少跟我说话,不再送我回家,也不给我打电话,我觉得他真的再也没有爱我的感觉了。后来,我的父母也跟我认真地谈过几次心,鼓励我把学习成绩赶上去。我就答应了刘阳,同意跟他中止恋爱关系,同时我又告诉刘阳,我会永远爱他,永远等他。

  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开学前,也就是去年的春节后,刘阳同他的父母一起回广西去了,在他原来那个学校迎接高考。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想念他,我感觉到这份爱已经放不下了。我们偶尔也写封信,打个电话,像普通同学那样。刘阳还劝我:“你别傻,不要等了,不会有结果的。”可我无法忘记他,无法把他当成普通的朋友,我只能爱他,即使他不爱我,我也别无选择。

  好多个夜里,我经常梦见他,梦到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和情景。我还曾一个人坐公共汽车,到终点站下车,再沿着我们走过的路,慢慢走回家。没有他的相伴,无论如何我也找不回昔日那种相爱相恋的感觉了。

  去年,高考成绩发榜,我的分数没有上线。这在我的预料之中。不久,我接到了刘阳的电话,他说他很幸运,以领先3分的成绩上了二类大学的线,体检也过了关,录取不成问题。他问我过得好不好,还在电话里为我唱了一首林志颖的歌《不想看见你流泪》。但我还是哭了,却强装着笑说:“祝贺你!我等你回来找我!”电话那头,许久没有声音,我只好主动挂断了电话。

  我把这些经历讲出来,是希望自己早点忘记这段感情。分开快一年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应该死了这条心,但我总是做不到。如果不是碰到刘阳,我也许考上了大学,也许像许多同学一样照着常人的路快乐幸福地走下去。可现在,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怎么样,将来的丈夫会不会发现我的失贞?我还有没有幸福可求?而且我还是那样爱着刘阳,也许一生都是这样,再也无法改变。

  对于这段初恋,我一直没有后悔过,要说真的有后悔,那就是耽误了学习。如果我也考上了大学,我想他会回来找我的。好在父母让我复读一年,我发了毒誓:坚决振作起来,把丢掉的成绩补回来,一定要考上大学,毕业后还去找他。

  书上总是说,青苹果的味道是涩的。其实,我的感觉是又涩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