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人生 > 第一财富 > 心理 >                     ┆饮食人群病痛心理用药资讯性福

[青春期]走出爱情故事的盘丝洞


  人世的不少事情用语言文字很难说明白,譬如,爱一个人是怎样的?
   有人这样形象地说出了这种苦闷——我跑到山边去问大山:“爱一个人是怎样的?”山上的望夫石告诉我:“爱一个人就是为他等待千年也不悔。”我跑到河边去问大河:“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河里的浪花告诉我:“爱一个人就像百川入海一样势不可挡。”我跑到海边去问大海:“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海里的波涛告诉我:“爱一个人就是满怀深情地接纳与包容。”
   可……爱都已经爱了,你还要怎样?
   但不久人们又失望地惊觉,再好的爱情故事,也总有结束的那一天啊。
   听说过一个十分美妙但也十分典型的爱情故事:多少年来,我每天在同一时间搭乘公共汽车,当然认识了许多人的脸。常客之中有个美丽的女郎,一上车就看书,一直看到下车为止。她总是把伞挂在门边的把手上,有几次险些忘记把伞拿走。有个青年已经对她倾慕很久,这把伞给了他跟她说话的机会。“你忘记拿伞了,”有一天他腼腆地对她说。她嫣然一笑。他们就这样认识了。后来有几个星期,有几次我看见他们坐在一起,谈得很起劲。又过了几个月,我看见他们手上戴了结婚戒指。可是他们不像以前那样健谈了,她又在看书,他在看报。我始终没注意到婚后两人关系已改变到什么地步,直到有一天她又忘记了拿伞。“你的伞!”她丈夫不耐烦地叫道——跟过去温柔的态度完全不同了。
   西方的哲人们早就说过,失败的爱只有两种:跟所爱的人结婚和跟不爱的人在一起。于是,便有“过来人”感叹道,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儿,不少在热恋期原本很有一些魅力的情人,及至进了洞房,就像进了盘丝洞,招了魔障,那缕缕情思也不晓得被哪位无情的神灵一圈又一圈地盘了去,结果,使得依旧两情缱绻者实属少见,而“生育合作社”或“经济共同体”式的务实性“感情结构”,不无遗憾地成为不少家庭的主调,真像是应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结论。
   我想任谁都不想进入这可怕的盘丝洞的,然而爱情犹如猴皮筋,不能总是绷紧了不放松吧。爱情亦如人的大脑神经,时间长了,劳累了,务必要打个盹儿。不少爱情故事中的青年男女大概就是因为太累了吧。年轻男女步入婚姻的殿堂之后,总渴望保持热恋时的炽热,常常会因此导致缺乏精力去处理繁杂的其他生活内容。况且,爱情不可能总是处于颠峰状态。
   不必等到结婚,恋爱过程中,男男女女们也会接触到一些十分实际的问题。台湾流行这么一句话:爱情顾问是教你各种各样的示爱方法,婚姻顾问是教你最准确的记账方法。是的,当代都市的爱情大都是讲究实际的。
   那么,我们平凡一族就永远不能享用完美的爱了么?也不是,只要在心态上做一些调适就行了。要知道,生活中的男女之爱本是一种平平淡淡的感情,尽管这种感情并不排斥其高潮的出现,如夫妻离别时的依依不舍、小别胜新婚的甜蜜就证明了这一点。
   走出盘丝洞,秘诀在于你自己。如果你认真分析一下,其实小别胜新婚的奥妙就在于,夫妻的离别使爱情暂时处于一种相对平静的环境中,如人疲惫后打个盹儿,在人的心中会形成对爱人的一股魂牵梦萦的感觉。因而,爱的形式亦需要更新。若总是如新婚前后那样形影相随,如胶般粘在一起,久而久之,夫妻双方就容易产生倦怠心理。这,还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自然,这其中也有对盘丝洞完全放弃了的。我有位朋友离婚后颇有感触地说,从婚姻的笼子里走出来,忽然觉得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精彩。天是那么高,水是那般蓝,阳光是那样妩媚,景色是那么美好。在这山清水秀之间,驾一叶扁舟,乘风而下,自有一种“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慨。回头再看自己留在婚姻中的足印,自是一片山高月小的境界。
   无怪乎英国哲学大师罗素对婚姻这个话题也不得不耍了个花招,他摊开双手,以无可奈何的神态和揶揄的口吻说:“婚姻就像一个金色的鸟笼,在外面的想进去,在里面的却想出来。”这,其实也就是《围城》的主题嘛。
   于是,我又有点看不懂啦。开始时,没有你,活不了;以后呢,有了你,受不了。这,难道就是笼罩在所有爱情故事上的怪圈,抑或是我们情感上的一种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