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人生 > 第一财富 > 心理 >                     ┆饮食人群病痛心理用药资讯性福

[心态]“简单”一家人
















“简单”一家人


标题        :“简单”一家人
副标题       :null
分类栏目      :家庭圆桌
作者        :法溢
编辑        :未名
作者单位      :null
美编        :未名
期刊号       :4
关键词       :null

家是血缘,家是亲情,家是爱,家是牵挂。家庭中任何一员遇到的挫折都是其他人心上的重压,任何一员的关怀都是其他人珍贵的宝藏。
又是周末,简整理着东西准备下班。电话铃响了,这个时候的电话,简凭直觉猜,不是家里的那位就是老妈打来的。“喂,月儿,这就回去了,我先回家换衣服,然后咱俩一块儿回爸妈家,什么单手机没开那你呼他吧,这小子又不知哪玩儿去了。”
简排行老大,家里只有他和单兄弟俩。简比弟弟大4岁,30出头,生活简单而充实。爸妈的身体都好,自己的工作也不错,媳妇月儿是他的骄傲,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爸妈也喜欢得不得了。可是近半年,家里却时常因单的问题闹得不开心。
简出生在60年代,那时不像现在,家里的小孩都是独生子女。做父母的嘴上都说,两个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都心疼,可遇着具体情况还是一样偏向。俗语道: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命根子。这里的“老儿子”就是指家中排行最小的孩子,尤其是指儿子。中国历来传统观念里就重视儿子,若孩子里都是儿子或没有儿子,定是偏向小的无疑。简很清楚地记得,无数次,明明是弟弟单的错,妈妈看在眼里,却说是简的不是,简气愤至极,对母亲说:“你就这么宠着他吧,总有一天你会把他宠坏的。”
母亲却说:“他是弟弟,你应该让着他呀。”
“那也不能让他错下去啊”
简高考那年,如愿考上了一所外地的大学。家中只剩下单一个孩子,母亲的娇惯更是顺理成章,结果4年后,单却没有考上大学。受到挫折后的单认识到自己的任性,补习重考的一年可称是他最听话的一年。上了大学后,单又开始懒散不羁了,晃荡了4年,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是简帮他找的接收单位。可没到一年,单就辞职了。从那时起,他就从没上过班。虽说单不上班,却也一直在忙着赚钱。先是做医疗仪器、设备的代理。开始时做得挺好,定期给各大药店、商场送货,定期结款——不用朝九晚五地上班,很符合他懒散的生活规律。
单在大学时,就和班里的一个女孩子雯要好。单对简讲,雯跟他的时候还是处女,所以要对她负责任。雯除了爱计较,爱占些小便宜外也没有什么毛病。但由于是单的女朋友,父母爱屋及乌也很喜欢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两人原计划在1999年春天时办喜事。时值春天,又说1999年没有春天节气,今年结婚不好,来年春天再结。
简和月儿的小家离父母不远,而单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单在家里除了饭是自己吃的、澡是自己洗的外,什么都不用做。眼瞅着快30的人了,连内裤和袜子也没自己洗 过。偶尔洗一次碗,老妈乐得跟过年似的。雯在家中又是独女,家务也很少做,尤其不会做饭。老妈疼儿子,也疼未来的儿媳妇,还计划着将来要和他们一起住,可以给他们做饭……
1999年已过了大半,也不见单和雯商量婚事,最急的好像是老妈。这叫皇上不急太监急。老妈开始琢磨,是不是不愿跟我们老人一起住,想自己有一个小家那就买一套离家近一些的房子吧。可问了单好几次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且,老妈发现单已经好久没有给药店、商场送货了,也好久没有去结款了。单似乎已脱离了这行,每日睡到中午也不肯起床。起来后,吃过饭就出门,直到半夜也不见人影,也不知他在干些什么。在老妈不懈的追问下,单终于承认,已经不做代理了,可是也没闲着,正在与一科学老者共同合作——种蘑菇。种蘑菇也不是丢人的事儿,凭自己力气赚钱,谁敢说些什么于是,老妈又关心起蘑菇来,从电视中的农村天地到报纸书刊,连两家菜市场的蘑菇差几毛钱她都一清二楚。
经过了许多个日日夜夜,大家终于尝到了单的蘑菇。老妈同时用蘑菇炒了4个菜外加一个蘑菇汤。那之后,单理直气壮地夜里出去,说是要收蘑菇,然后运到早市批发。老妈也不再对单说“你夜里不回来我睡也睡不好”。可大家吃到两次蘑菇后再也没有听到单的下文了。在蘑菇事业真假难辨的时候,家里经常接到让单付货款的电话。问及单本人时,单却满不在乎地对爸妈说:“你们不用操这个心,别人欠我的货款还没结呢,所以我跟那边也没法结。”
一年前,喜爱驾驶的简用自己的钱买了辆私家车。老妈见单的眼神就明白单的心思,于是给单花了十多万也买了一辆新车,可前提是当爸妈有事时,一定要当“车夫”。这一年里,单的行驶公里数是7万公里,相当于一部天天不休息的出租车了,可爸妈还经常坐不到他的车。明明提前一天就已约好了第二天8点出发,反复强调下,单不耐烦地保证:“肯定没问题”可到了8点半死活不见他的人影儿,常常还要简赶来“救火”。
并且,单的车除撞了、剐了的外伤,内部的仪表盘的按键不知怎么都搞碎了。据单说,凡是认识他的、会开车的人都开过他的车。简视车如自己的二老婆,爱惜有加;单不知道对车是怎样看的,对女朋友更不知抱着什么样的态度。
雯于周末来家里的次数越来越少,这可能跟单的约请有直接关系。老妈反复盘问,单总有理由:“她出差了”,“她刚回来要休息”,“她最近要利用周末去计时学车了”。于是一等又两个多月。
单有一套简家里的钥匙。简的家离父母比较近。有时,单深夜回来,怕吵醒父母,就到简家里的书房借宿。简一直想,兄弟之间年龄相近,好沟通,与父母毕竟有代沟问题,因此从未表示过不满。在简和月儿都上班的时候,单领过女孩子到简的家里,通过一些蛛丝马迹,简和月儿都有所察觉。月儿和单的关系相处得也很好。有时,单的一些心里话也会对月儿倾诉。一次,上班的月儿半途回家取东西,发现单和另外一个女孩儿在家中。月儿与那女孩儿简单聊了几句,发觉这个女孩儿的确比雯要懂事得多,可爱得多。
事后,在简的家中月儿与单聊天,月儿对单说:“你对这个女孩是动了真情了吗”
单说:“要不是动了真情,我也不会往这儿领啊。”
“那你得做出选择,你到底喜欢谁跟雯好和好散也可以,但是你得面对它,不能逃避它。你这样拖下去岂不是伤害了两个人”
“这个女孩儿,咳,也不是什么女孩了。她有老公,有孩子,我也是爱上她之后才知道的。可我不忍心拆散她的家庭,没有孩子还好说……我也不知道雯适不适合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给她她想要的幸福,我以前只想到负责任,现在想想也许这么负责任才是不负责任。”看来单是比以前成熟了些,但他仍不懂得如何对待感情。
最后一次见到雯是老妈组织的一次周末活动——全家人一起去看房子,那所在郊区的房子足够两家住的。那之后,月儿听到单和雯的一次电话通话,月儿只能听到单的这一边:“看你喜欢吧,你喜欢就要,不喜欢就算了……离你上班是远了点,可你喜欢的那套公寓……是可以贷款,但首期就要付40万,我没有那么多的钱。你又不和老头老太太一起过,又要装修、又要请保姆……”
这一天以后,单没有去找过雯,也没有给雯打过电话。单的手机总是关机,任凭雯怎么呼他也不给回。雯的心也随着这冬季一起降温了吧单大概也想从这一天开始做一个坏人了吧让雯厌烦他,让父母厌烦他,而他以这种方式得到的自由,又将在怎样的生活方式里得以伸展呢……

简的电话又响了:“喂,妈,我们一会儿回来,月儿已经呼单了……”老妈一边说着单如何让她操心,就简这么一个听话儿子,一边又说今天天气如何地冷,单没有穿大衣、没有穿保暖的裤子;而后又说自己这是何苦,还不够累的。简挂断电话想,老妈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穿保暖的裤子有没有穿大衣但简转念一想,其实,老人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什么值得奢求了,不过希望孩子全都回来多陪陪他们。
这个周末,简会一直呼单的——直等到单回电话,直等到单回家。既然自己没办法选择是做哥哥还是做弟弟,既然父母无法避免一些小小的偏向,那么就拿出一个做哥哥的样子吧,抛开心底那些细微的不平衡,说服单勇敢面对生活中的难题、面对自己。一年之中才有52个周末,要珍惜与家人团聚的每一天,因为父母的日子已是倒计时了。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