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人生 > 第一财富 > 心理 >                     ┆饮食人群病痛心理用药资讯性福

[隐私]一夜情迷毁我一生


  我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位教授,母亲是国家级舞蹈演员。在这种艺术氛围里,我渐渐出落成了一个美丽灵秀的“白雪公主”。进入大学后,因我的美貌和才华过人,曾被男生们在私底下选为校花,成为他们竞相追求的对象。

禁不住玫瑰的诱惑

  我不愿让自己轻易陷入爱情的旋涡,因为我深信生命中的另一半,将是真正值得去爱并能带给自己归属感和安全感的男人。直到大学毕业我进了一家航空公司,成为令人羡慕的空姐后,才选择了那个来自中原农村、为人忠厚甚至有些木讷的大男孩做男朋友。

  男友在一家科研部门工作,极富学识又很有进取心。婚后丈夫对我体贴而温柔,按说这样的丈夫无可挑剔,可不知为何他却无法点燃我内心深处的激情。尤其新婚蜜月过后,我们的生活简直平淡得像一张从未着过颜色的白纸。在性生活方面,丈夫腼腆得像个女人,根本没有爱情小说里的那种欲仙欲死、刻骨铭心的感觉。我想我的生活也许一辈子就这样了,心里常常泛起一种莫名的伤感。

  因为夜里他常常在研究所加班,空荡荡的家里更显得凄凉和孤单。为打发这种感伤和寂寞,我迷上了上网,试图将自己迷惘的“午夜情感”寄托在这种虚拟空间里。就个性而言,我与高中生“美眉”不同,比不上她们的新新人类性格和掩饰不住的青春靓丽,也不爱三五成群地拥挤在城市的网吧,嚼着口香糖轮流上机,或同时利用网上邻居的诡计联合围攻被她们捕获的男性“猎物”。我毕竟是一位28岁的成熟女性,自尊与高傲的性格,注定了我只能躲在某个角落爬网。凄清月夜,我常常将心灵精心梳洗一番后,在各大网站聊天室的隐秘空间寻找可意的倾诉对象,追忆似水年华,回想浪漫的青春往事。

  不久,我就发现了一些男性网虫的秘密。也许在这些网络先生看来,网上的女子正如莎士比亚所言,是用来爱的,而不是用来理解的。因此无论网络中的女聊友学识模样如何,先生们皆不顾及,一律打开想像的闸门,蜜蜂游戏花丛般四下碰着运气,渴望与对方在神秘的网络空间邂逅、相遇,最好来次亲密接触。因为他们常常将对方看做自己精神上的“午夜新娘”。

  我也许就是这种“午夜新娘”的类型。我像花朵一样静静开放,言语文雅素淡,从这个聊天室到那个聊天室瞪大眼睛浏览,冥冥中企求上苍保佑,让网络混混走开,等“闻香识女人”的那位骑着白马的有缘人来访问我的心灵。

  不久,我就与一位网络先生不期而遇,他机智幽默,一看就知道是位高智商的男人。更重要的是,双方在心灵上似乎有某种契合。于是在虚拟的网络空间,我和他渐渐筑起了语言的爱巢。窗外的夜色,似乎也飘移着玫瑰与栀子花的芬芳。那些日子也许是我一生中最感惬意的时光,每当夜深人静,我们便如情人般开始单独对聊,说着外人不得而知的悄悄话,手指快乐地敲打着键盘,使只有两人享受的语言达到空前的完美与鲜活。他说英国诗人叶芒有一首名诗《当你老了》,把两性之爱推向时间和浪漫的极致。他说他会像叶芒般始终珍爱“午夜新娘”多年以后脸上的皱纹。于是他便盼着和我见面,说等我如等待每天的太阳如期升起。

  面对玫瑰的诱惑我心动了,如夜色中迷路的小女孩。他是一家知名度很高的化妆品公司的老总,长得高大帅气,既有中年人的成熟又有年轻人的活力。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心立即被吸引和震撼。当舞会上他极绅士地把手伸向我时,我感到自己在轻轻地发抖。那晚的曲子是我喜欢的萨克斯,缠绵得可以让相遇的两个人化成蜜糖。

  那晚的时光如同生出了彩色的翅膀,带着令人眩晕的光环一闪而逝。他不仅成熟体贴,而且风趣善谈,总能把人逗得忍俊不禁。尽管转眼到了深夜,但我还是无力拒绝他进酒吧聊天的邀请。走进幽静的“情人岛”,他特意为我要了杯“美国美人”。出人意料,他竟是位业余调酒师。他边解释着这种酒的来历和特点,边将白兰地酒、烈性苦艾酒、薄荷酒、柑橘汁等原料一一倒进摇酒壶。他说:“‘美国美人’原本是玫瑰花的一种,是美国华盛顿区的区花。以‘美国美人’命名的这种酒十分迷人,味道好极了……”话音刚落,我眼前就出现了一杯红艳艳的鸡尾酒,如娇艳欲滴的玫瑰。后来我们还喝了“杜松子公鹿酒”、“公主玛丽特”……不知不觉中我感到浑身燥热,我知道,我醉了。他将我拥入怀里,开始吻我的手,吻我的脸颊,继而又疯狂地吻我的唇。我的脸涨得通红,呼吸越发急促起来。我有种预感,这一次的亲密接触他绝不会适可而止,一切就要滑出预定轨道了。他的手慢慢地从我的衣服下探了进去,我一惊,蹦了起来,惊恐地问:“干什么?”他竟轻轻地哄我坐下,随手关掉了包厢的灯。黑暗中,我被他紧紧地压在了身下,接着裙子也被脱掉……我没有一点力气挣扎。那一刻,似乎有一个埋藏了很久的渴望,在我内心深处猛然狂热起来。

我被传染了AIDS

  本来以为这样的一件事情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没想到竟成为人生难以磨灭的印记。本来以为那只是个烂醉如泥的夜晚,甚至在早上醒来后我都无法确定我们是不是发生过关系,后来我才想起我似乎这样对他说过:“我不想怀孕,可是你我今天都没有避孕套,你不害怕吗?”对我这样的年轻女性而言,最怕的就是怀孕这件事。虽然我也听说过AIDS这种病,但总以为这只会发生在同性恋者身上,而且不会发生在我们国家,更不会发生在这样一个从网上认识、长相俊朗、职业体面、百分之百是异性恋的男人身上。

  一年后,在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下我怀孕了。这一年间,我再也没有发生过其他的一夜情。我想,是那个晚上的经历吓倒了我,知道酒精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人在喝醉的时候更渴望慰藉,而且很容易把性与爱相提并论,尽管明明知道早上醒来之后那个男人对你就会毫无感觉,可你还是让它发生了。

  一夜情发生后的第5年年底,我哥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葬礼。而她所说的那个朋友,正是我那晚发生一夜情的对象。我问他是怎么死的,她说是得了AIDS。突然之间,我整个人几乎崩溃,因为我想起身上那些接二连三冒出的小疹子,还有晚上的盗汗,这些都是AIDS最典型的症状。尽管事情已明白无误地摆在面前,但我仍不愿相信这是真实的。当天,我便到性病防治中心去做了详细的检查。

  元旦刚过,我拿到了检验报告。我想当时我和丈夫都吓坏了,因为我们一点儿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我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拜托,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因为这实在太让人难以承受了。糟糕的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虽然我丈夫检验的结果是阴性,但儿子却是阳性。我们决定对双方父母隐瞒事情真相,所以便刻意和他们保持距离,这样一直维持了大半年时间。

  一回想起那个晚上,我就会无来由地愤怒,但对一个已经死掉的人生气又有何用?我不晓得他是否知道自己生病了,但我宁可安慰自己说他并不知道,因为我相信没有人在知道自己生病之后还会故意把它传染给其他人。一定是有人传染给他,而那个人又是被另一个人传染的——就这样永无止境地传染下去。

在痛苦中煎熬

  现在我已失去了令人羡慕的空姐职业,沦落到一双孤目守寒窗,天天在痛苦和悔恨中艰难熬着的境地。

  对我而言,家人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一旦他们离我而去,或是对我怀有怨恨,我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而我的丈夫便是我最大的庇护所,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除了必须承受沉重的心理压力之外,我端庄的外表和身体功能,看起来和社会上的一般人没什么两样。我的儿子也和正常的孩子一样——除了他必须每天吃药这个小秘密之外。由于他每天睡觉前和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吃药,所以他从来没有发生过因睡过头而上学迟到的事。他知道自己身体里有病毒,所以要吃药对抗,但他不知道那是AIDS。

  时下,一夜情被俊哥靓妹推崇备至,并大有风靡都市之势。在这里我要告诫姐妹们:感情如生命,万万游戏不得呀!否则,轻者会陷入情感沼泽不能自拔,重者则会酿下终生难以下咽的苦酒。

  回想这几年的经历和那次该死的一夜情,我真像做了场噩梦一般,责备上苍让自己付出的代价何其惨重!但出事后又让我懂得了许多。正如《大话西游》里那段台词: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会做个守身如玉的好妻子,为丈夫,为儿子,同时也为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