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人生 > 第一财富 > 心理 >                     ┆饮食人群病痛心理用药资讯性福

[隐私]试婚,我生命中的“滑铁卢”


  我不会再试婚了,绝不!当我一人站在复兴路公交车站牌下独自等车时,我坚定地这样想。“结婚对于相爱的人来说毫无意义”,纯粹放狗屁。这句廖凡曾经无数次在我耳畔重复的话,现在想来真是无耻又可笑。想想当初自己单纯、天真的模样,我不由得嘲笑起自己来。
   沙尘暴又来了。“恼人的鬼天气。”我一边嘟囔着,一边翻起衣领。眯眼望着漫天飞舞的黄沙,一种“人在沙中行,情感无觅处”的悲伤情愫开始在心头翻涌。我该去哪儿呢?哪儿有属于我自己的家呢?那曾经充满笑声的生机勃勃的小屋肯定不能再去了。我要逃离这座城市,逃得越远越好。就像荆轲当年刺秦王时吟唱的那般:“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不是壮士,我只是个弱女子,而且还很年轻,我要坚强地活下去。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起码我得给自己找一个活着的理由。“人来世上就是受苦受难的”,这是谁说的?
   刚踏出校门的那段时间,我的心情糟透了,甚至比现在还糟。不到20岁的我就经历了生平第一次情感蹂躏。在校时有个男生拼命追我,我当时真是个涉世不深的单纯女孩,架不住他潮水般的攻势,我们恋爱了。有时你不得不承认,女人在有些方面就是比男人慢半拍,想当初我还半推半就,可一旦喜欢上一个人,便什么也顾不得了,就想一辈子跟着他,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毫不在乎。我当时的惟一感觉就是,将来我一定要嫁给他。但不管我们有多相爱,有一点我是清醒的,那就是,我们最亲密的接触仅限于接吻,仅此而已。不是我思想有多保守,而是我们学校男女谈恋爱上完床就玩完的事例太多。然而,仿佛命中注定他不是我的,就在我去他宿舍叫他出去过圣诞节时,我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他和我很要好的一位女生正在疯狂做爱,并且门居然没有关好。当我听到那个女生发出那种特殊的声音时,我惊呆了,感觉就像吃了一堆狗屎一样,恶心得想吐。无须多说,我们的恋情到此戛然而止。事后,我困惑、痛苦了好久,我弄不明白,他怎么可以和我谈着恋爱却跟别的女人上床?慢慢地,我懒得想了,为了这样的男人耗费我太多的脑细胞不值得。
   两个月后,我毕业了。我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那座城市,去了上海,应聘于一家外资企业搞企划。没多久,我就发现总有人盯着我,那是一种异样的眼神。虽然我不曾正眼瞧过,但我相信作为女人的第六感觉。这种眼神跟我在学校时遇到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次我主动抬起了头,去迎视这注目光。不出所料,我看到了一张俊美的脸,而且,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我要抓牢他。”不知为什么,我竟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旋即,我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很可耻。“我不能让自己踏入同一条河,”我不停地告诫自己,但我知道,我掩饰不了了。
   他叫廖凡,在我们公司搞广告制作。由于工作关系,我们慢慢熟识了。他来自陕西一个偏远的山村,1992年考到上海一所名牌大学,学的就是广告设计。这在他们家乡那里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他为此很感骄傲和自豪。廖凡是属于那种表面文弱平和、骨子里倔强要强的人。也许这缘于他的家庭。他生性不安定,总想有一天能出人头地,但又不谙世事,疏于交际,时常给人一种由于自卑带来的孤傲的感觉。但我和他相处得挺好,久而久之,我们不约而同地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再后来,我们相爱了。
   接下来,我们很自然地住在了一起,那种自由享受男欢女爱的感觉是很容易让人忘记一切的。有时几个小时不见他,我心里就空落落的,生怕他突然从我身边消失了。我开始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只要一见到他,我的心马上就踏实了,那种烦躁不安的情绪就消失了。有一次,妈妈从老家过来看我,说是怕我一个人孤单,来陪我几天。我老家在哈尔滨,妈妈来一趟不容易,然而我平生第一次有了不愿和妈妈待在一起的感觉,我希望和廖凡待在一起。第一天,艰难而又漫长地熬过去了,到了第二天,我实在待不住了。等妈妈熟睡后,我偷偷溜了出去。那一夜,我和廖凡就像新婚小别的夫妻,一进门我就扑进了廖凡的怀里,接着我们疯狂地接吻,疯狂地做爱。到天快亮时,我又偷偷溜回了家。
   过了两天,我找个借口把妈妈支回了家。我担心她发现我们的事,那样的话,我就会声名狼藉,无处可逃。然而,就在这时,我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我没告诉廖凡,我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再说,我一直瞒着家里。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受的都是最正统的教育,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天啊,他们怎么承受得了,我不敢想像。
   我和廖凡过起了夫妻生活,只是少了两个能证明彼此身份的证件。换句话说,我们在试婚。此时的我一心想要嫁给他,只是目前条件不允许,再说我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在上海安家。我从来也没想过将来不和他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我只是想,等有一天廖凡真正功成名就了,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带他回去见我的父母,然后我们结婚。我会为他养个儿子或女儿,那日子肯定很惬意。
   但现在的情况是,我必须面对现实,我不能将我怀孕的事一直隐瞒下去。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告诉了我的父母,由此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父母的强烈反应令我惊讶得感到恐怖,父亲甚至要将我这个他眼中的乖乖女轰出家门。没有办法,我去做了人流。
   但我和廖凡始终住在一起,结婚一事,我急他不急。廖凡说这种生活在国外叫试婚,很适合我们。通过试婚我可以更好地了解他,看看他这个穷山沟出来的流浪汉是不是适合我。他说我们的爱情是上苍早就注定的,他能找到我是他二十几年来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明知他在哄我,但作为女人,我喜欢听这些甜言蜜语。
   这样的好日子,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
   像许多事情一样,过了高潮就会往下坡路上走。我和廖凡的关系也是如此。自从我流产后,我明显感到廖凡对我有些冷淡,这从我们做爱的次数就可以明显地感觉出来,做爱成了例行公事,每月仅有的一两次也是敷衍了事。有时我想,廖凡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或者是他有什么别的苦衷,我从没想到这会是我们分手的前兆。
   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离开我,而且走得毫不犹豫,悄无声息,没有一丝的留恋。他是1999年腊月走的,跟一个富婆去了西班牙。那个老女人比他大十几岁,但家产百万。
   也许,当初我真不该试婚,现在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在那股试婚潮流的挟裹下,我迷失了自己。试婚在我心里烙下了永难磨灭的伤疤。因为最伤最痛是后悔。
   不管怎样,我不会再试婚了,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