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安康 老年饮食 老年生活 老年心理 老年锻炼 老年病痛 老年法律 老年相关

与糖尿病“和平共处”


  1993年秋天,在单位组织的例行体检中,我被查出患有糖尿病,血糖高达28mmol,并伴有高血脂和高血压,医生当即要我住院治疗。刚过不惑之年就面临“三高”的裁决,对我的打击确实不小,第二天就急急到省人民医院住院。

  医生为我详细检查了心脑血管系统的各项体征指标,确认我得的是典型的“三高”类2型糖尿病,然后对症下药中西医并举,还制定了严格的三餐标准。经过长达五个月的住院治疗,我的血糖和血脂基本达到正常水平,春节前夕总算出院了,当然携带了许多医嘱和一大堆药物。

  出院后我首先花2000多块钱买了一台进口电子血糖仪,天天坚持两次(空腹和饭后)测血糖,看到血糖比较正常,也就放心了。生活和饮食上自然严格遵循医嘱,除按时服药外,还戒了烟酒、严禁甜食,每日主食控制在六七两之内,还增加了体育锻炼,上下班坚持骑车……大约半年之内血糖一直控制得很好。我便不无得意地对人讲:“糖尿病也没什么了不起,我现在一切正常耶!”渐渐对那些医嘱就不太看重了,烟酒偷偷破戒了,饮料甜点也不再拒之千里,遇到珍馐美食动辄会大饱口福,也不再经常检测血糖了,连吃药也不那么认真了。眼看着体重与日俱增,却拿糖尿病“三多一少”症状来自慰,以为这正是病情消失的反应。

  直到有一天忙中偷闲,打开血糖仪一测,这才大吃一惊:血糖竟又蹿至15mmol以上!再量血压,更高达110—175mmhg!连忙找到大夫询问,他听我讲完,脱口说道:“你马虎了,糖尿病是一个可能要陪伴终生的慢性疾病,是需要长期与之抗争、必须药物与饮食并举的顽症,既不必惊慌失措也大意不得啊!”

  从此,我牢牢记住大夫的告诫,纠正了对病情的错误认识,树立起打“持久战”的坚定信念,经过长期实践,终于取得成效。十二年来,我的“三高”得到很好的控制,血糖更始终保持在理想的水平线内,身体整体状况良好,既能承受紧张的工作和写作压力,生活质量也得以保障。我将自己的做法总结为“四项基本原则”,有病友前来访问取经,我便坦然相告。我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

  一、认清糖尿病的不可根治性和并非致命性,不忧虑、不大意,既来之,则安之,坚定“从战略上藐视病魔,从战术上重视病魔”的理念;

  二、坚持药疗与食疗并重、精神放松与体育锻炼相结合的治疗方针,生活上不轻易打破“禁忌”,也不搞“绝对化”,采取灵活机动的方针;

  三、关注当今世界糖尿病学术和治疗最新进展,加强与糖尿病病友的联络与交流,不相信街头广告上的“特大喜讯”和所谓“专家”裕?br>

  四、建立个人医疗康复档案,每周一次记录血糖数据与身体状况,定期向固定大夫征求意见,做到心中有数,与糖尿病长期“和平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