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背后:金融人士身心健康风险大增


  对于你的身体健康来说,将加入投资银行业作为目标可能会是一种风险。

  南加州大学的一名研究学者发现,根据她对20多名刚刚走出商学院的入门级投资银行家的隐蔽式追踪,这些银行家中有一部分人出现了失眠、酗酒、心悸、饮食不规律和情绪失控等症状。

  这名学者在过去10年时间里对这些投资银行家进行了观察,并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公开发布其研究结果。她发现,在工作几年以后,她所追踪的每一名投资银行家都出现了与压力相关的身体或情绪问题。

  投资银行业一直都是那些雄心勃勃的人的标志,他们渴望竞争、赚大钱、享受牛排晚餐和已经付过钱的豪华轿车服务。这些铁人男女们告诉自己,每周100小时的工作时间只是这场高风险游戏的“敲门砖”。

  但是,无论投资银行家也好,还是销售员和交易员也好,他们也都是人。在巨大的工作压力下,许多人都面临着个人和情绪问题的折磨,这种困扰已经逐步升级为成熟的危机。一些银行家在离开这一行业很久以后还发现,这种折磨仍旧挥之不去。

  当然,没人是被高级金融行业“强行征召入伍”的,志向远大的华尔街明星们在求职时就已明知自己会面临这种折磨人的工作时间。此外,这项研究的规模较小,而且缺少一个对照组,这引发了有关研究结果能在多大程度上应用于更广泛人口的怀疑情绪。目前,华尔街投资银行业的就业人数大约为26.7万人。

  但是,现年58岁的林德利-德加莫回忆道,经理们经常都会让那些年轻人们工作到筋疲力尽。“(华尔街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都像是将人的身体视为)狗的身体。”德加莫曾是所罗门兄弟的董事。

  约翰-克林曾是摩根大通(JPM)的董事总经理,他在2009年6月份从该行离职,在利哈伊大学找到了一份驻校执行官的工作。他回忆道,在于华尔街供职时,他曾看到过初级职员在两年时间里长了30到40磅(约合14到18千克)的肉。他还回忆道,当他在美林(现为美国银行旗下部门)供职时,一位董事总经理曾命令司机打开失灵的空调,结果导致汽车起火燃烧。然后,这位董事总经理威胁要解聘这名司机。美国银行拒绝就此置评。

  克林称:“可能这份工作放大了某些本已存在的(性格)倾向。”

  南加州大学的这项研究开始于10年以前,有两家华尔街银行允许其进行研究,条件是不能透露其名称。

  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的管理学副教授亚历山德拉-米歇尔对投资银行家的办公室活动进行了隐蔽式的追踪,她坐在银行家们身边,跟他们一起参加会议,依照他们的工作时间,甚至跟他们一起通宵。在第一年的研究中,他每周都用100多个小时的时间来追踪投资银行家的活动,第二年大约为80小时,然后开始以个人访谈的方式继续跟进研究。

  这份研究报告将在下一期的《管理科学季刊》上发布,这期季刊低于本月晚些时候出版。

  在头两年时间里,投资银行家的平均工作时间为每周80到120个小时,但米歇尔指出,尽管如此,这些银行家们仍旧充满渴望和精力充沛,他们通常会在早上6点到公司,然后在午夜左右下班。

  但到第四年时,许多银行家就都已陷入混乱状态,其中一些人难以入眠,称其身体让他们无法完成工作;其他一些人则出现了过敏和药物成瘾的现象。此外,其他一些银行家则被诊断为长期健康状况出现了问题,比如患上了克罗恩氏病、牛皮癣、风湿性关节炎和甲状腺失调等疾病。

  一名温文尔雅的银行合伙人曾谈及,他曾向一名出租车司机大发雷霆,原因是他尝试从车外打开锁上的车门,但却未能成功。“我变得如此愤怒,以至于像疯了一样不停地敲打车窗,朝那个可怜的家伙大声咒骂。然后我转过身去,发现一名董事总经理正在看着我,嘴巴张得老大。我感到非常难为情。”

  与此同时,公司向员工提供的外卖食品和汽车服务等“津贴”已经使得投资银行家逐渐模糊了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

  一位投资银行副总裁将工作形容为永不终结的噩梦,每天早上醒来都希望此前一天“只不过是一场噩梦”。另一名副总裁则表示,他过于担心其他人可能会注意到他饮酒的问题,以至于他“老是漏听他们一半的说话内容”。

  到第六年时,被研究对象都已到了35岁左右,他们分成了两个阵营:60%仍旧在与他们的身体“进行战斗”,剩余的40%则已决定以身体健康为优先考虑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更加注意睡眠、锻炼和饮食,并对自己的工作时间作出了限制。

  米歇尔还补充称,到第六年时有大约五分之一的银行家已经离开了这一行业。由于担心信息泄露的缘故,银行禁止米歇尔详细说明这项研究的规模、离职率和精确的起始日期。

  专业致力于为华尔街专业人士提供顾问建议的纽约临床心理学家埃尔登-卡斯称,由于职业波动性的缘故,银行家所面临的精力耗尽和精神健康出现问题的风险比一般人更大。在10年以前对26名股票经纪人进行的研究中,卡斯发现将近四分之一的人患上了临床上的抑郁症,相当于一般人的三倍以上。他还补充称,当时美国经济正在繁荣发展,薪酬水平较高。

  最近以来,华尔街一直都处于混乱的形势中,这种形势使得投资银行家所面临的压力更加严重。在这种环境下,每个星期都有大约40名病人来到卡斯位于纽约市中心的办公室,而且这些人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焦虑和精神紧张。

  大多数人来寻求帮助的原因是,他们的个人关系受到了工作的影响。一些人已经对减肥药阿得拉或抑郁症药物利他林等处方药上瘾,为了应付这种情况,他们诉诸于“人性丧失”,也就是对世界其他部分的感觉麻痹。一些人则已经自杀。

  许多人在过长的时间里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以至于卡斯建议他们去进行身体检查。

  “你无法找到很多年纪大的投资银行家,这是有理由的。”所罗门兄弟前董事德加莫说道。“这是一种艰苦的生活。”